你好,歡迎來到中國珠寶行業網

至尚榮光|CHAUMET“御冕傳世——始于十八世紀的珍寶藝術展”

時間:2019-08-21 12:56:06    來源:腕表之家

作為法國珠寶藝術的標志象征,CHAUMET在誕生之時就顯示出與眾不同。創始于1780年、歷經十三代傳承的這一珠寶藝術世家,不但“加冕”了拿破侖與約瑟芬的傳奇情感盟約,更在兩個多世紀以來受到無數王室貴族、精英主顧的青睞。因此每一件CHAUMET珠寶藝術作品的背后,都承載著世家大族的記憶與動人心弦的故事。2019年7月12日至8月28日,于摩納哥公國舉辦的CHAUMET“御冕傳世——始于十八世紀的珍寶藝術展”,讓CHAUMET與歷史交融的故事、王室貴族的典故,在蔚藍地中海岸再次上演。

CHAUMET摩納哥珍寶藝術展——精英主顧

“藏頭詩”手鏈 弗朗索瓦-勒尼奧·尼鐸(1779-1853年)約1806年 

鉆石,珍貴的彩色寶石 長19.1厘米及19厘米 

丹麥女王瑪格麗特二世陛下藏品

作為記載著法國文化榮耀的國寶級品牌,CHAUMET尚美巴黎的誕生便是緣于拿破侖帝國興起。創始人馬利-艾虔·尼鐸是始終伴隨拿破侖左右的御用珠寶匠,隨著皇帝的青睞而嶄露頭角,并逐漸揚名整個歐洲。因此,CHAUMET創制的諸多珍寶都與一代梟雄拿破侖一世有著千絲萬縷的連結。這件“藏頭詩”手鏈便是其中之一,它是拿破侖贈予第一任皇后約瑟芬的禮物。

1796年,彼時意氣風發的拿破侖與巴黎社交界名伶約瑟芬一見鐘情,不顧世俗反對在相戀后走入婚姻圣殿。結婚之際,拿破侖委托尼鐸打造結婚禮物。他要用最精美的花環和寶石向他的皇后約瑟芬獻禮,以達他對這位女士的強烈情感——“她美化了我15年的生活。”這些珠寶中最具巧思的便是這對“藏頭詩”手鏈。拿破侖贈送的這對手鏈,每一顆寶石材質的首字母組成了約瑟芬的兩個孩子——Eugène和Hortense的名字。可見拿破侖對約瑟芬多么愛屋及烏,因為兩個孩子是約瑟芬與逝世的前任丈夫所生。

第一個手鏈,鑲有六顆寶石和147顆鉆石組成的花朵狀鏈接,六顆寶石按照排列依次為祖母綠emerald, 單折射寶石uniaxial crystal, 石榴石garnet, 祖母綠emerald, 瑪瑙nicolo, 祖母綠emerald。每個寶石名稱的首字母拼在一起,便組合成了兒子Eugène的名字。這就是手鏈起名為“藏頭詩”的緣故。第二支手鏈與第一支類似,八塊寶石的首字母,組成了女兒Hortense的名字。

可惜天不作美,不能生育的約瑟芬為了支持拿破侖的帝國大計,同意與其離婚。但是,拿破侖卻始終對約瑟芬念念不忘,他不僅保留約瑟芬的皇后稱號,還經常去看望她。1814年約瑟芬因肺病離世,拿破侖在墳前痛哭不已,他說:“約瑟芬是我最親愛的人,至少她不會拋棄我。”世事變遷,拿破侖復位再敗被流放,據說他最后去世時,只說了兩個詞,即“Josephine約瑟芬”和“France法國”,由此可見約瑟芬在他心目中的地位。

時光不老,摯愛永存,這兩根手鏈永遠地見證著拿破侖對約瑟芬的一往情深。

手鐲對表 尼鐸和菲爾斯 1811年 

金、祖母綠、珍珠 長19.5厘米,寬3厘米

CHAUMET尚美巴黎典藏,法國巴黎

1811年,尼鐸為約瑟芬皇后的兒子意大利總督歐仁·德·博阿爾內王子(Eugene de Beauharnais) 打造了一對手鐲腕表,作為其贈予妻子奧古斯塔 (Princess Augusta of Bavaria) 的禮物。當年,為了鞏固政治及軍事地位,拿破侖促成了繼子歐仁和巴伐利亞公主奧古斯塔的聯姻。1806年1月,婚禮在慕尼黑皇宮舉行,拿破侖皇室出席了婚禮,尼鐸也受邀一同前往。盡管是一場政治聯姻,但出人意料的是,歐仁和奧古斯塔的結合就好似天定良緣,婚姻生活尤為幸福美滿。婚后,奧古斯塔與丈夫一起統治米蘭,育有七個子女。滑鐵盧戰役之后,這對夫婦流亡到了巴伐利亞,掌管了洛伊希滕貝格公國。兩人的感情在生活的柴米油鹽中,越發靜水流深,原來王子與公主的傳說,也并非童話故事里才有。

這對由CHAUMET創制的手鐲對表,便是兩人鶼鰈情深的見證。這是世界歷史上首次將珠寶與腕表結合在一起的創想之作,是珠寶大師CHAUMET賦予珠寶以時間功能性的偉大嘗試,開創了全球珠寶表歷史的先河。它第一次將珠寶與腕表結合在一起,兩只腕表分別顯示時間和日期,精妙無比。

歐仁妮皇后的“三葉草”胸針 于勒-讓-弗朗索瓦·弗森(1808-1869)1852年 

半透明綠色琺瑯、鉆石、金、銀 高3.7厘米,寬3.4厘米 

CHAUMET藏品

作為歐仁妮皇后與拿破侖三世戀情萌芽的見證,1852年平安夜從CHAUMET第三代傳人弗森處購得的三葉草胸針,被視作二人的訂婚信物。皇帝在次年1月15日向歐仁妮求婚。不愿順從于歐洲王室的聯姻傳統,他選擇了愛情。他身邊的近臣以及整個皇室家族都極力反對,直到最后一刻仍然希望他與另一王室家族聯姻,然而拿破侖三世于1853年1月22日在杜伊勒利宮,向全體國家官員宣布:“我更愿意和一位我愛的、我尊敬的女子結婚,而不是與一位陌生女子締結利益與犧牲參半的婚姻。”

故事得從上一代說起,拿破侖三世父母的婚事,是由拿破侖的妻子約瑟芬皇后安排的,目的是為當時膝下無兒的拿破侖生下一個繼承人。然而這對夫妻本就心各有所屬,婚后常年分居兩地。父母的貌合神離深深影響了拿破侖三世,他不愿重蹈父母的覆轍。

1852年12月底,宮廷里傳聞四起:拿破侖三世愛上了26歲美麗的歐仁妮,即蒙蒂若伯爵的女兒。兩人的故事被口口相傳:“一個秋天的上午,拿破侖三世帶著幾名隨從在貢比涅城堡花園里散步,一行還有蒙蒂若夫人和她的女兒。草坪的草葉上掛著一顆顆露珠,在一束束燦爛的晨光照射下,露珠像鉆石一樣晶瑩剔透。歐仁妮小姐生性詩意,被沾有水晶般露珠的三葉草吸引。散步結束后,皇帝就吩咐手下去巴黎定制了一枚三葉草胸針。胸針的每片葉子上都鑲嵌有一顆絕美的鉆石,像露水一樣活靈活現,與歐仁妮看到的三葉草一模一樣。”

歐仁妮對此愛不釋手,無論在任何場合都會佩戴在胸前。杜布夫創作于1853年的肖像畫中,歐仁妮就佩戴著這款首飾。與CHAUMET制作的其他皇家珠寶相比,這是一件樸實無華的禮物,但在歐仁妮皇后眼中,它卻代表著瞬間的感動和愛意初萌的美妙。

貝斯博勒冠冕 馬塞爾·尚美(1886-1964)1931年 

鉑金、鉆石 高5厘米,寬16厘米 

私人藏品

值得一提的是,兩人的婚戒也是由CHAUMET打造。蒙蒂若伯爵夫人,即未來歐仁妮皇后的母親,長久以來一直是弗森的客戶。1853年1月6日,她向CHAUMET定制了一套別具意義的首飾,“兩枚純金、環形無寶石結婚戒指,其中一只刻著‘Eugénie Louis Napoléon’(歐仁妮、路易·拿破侖),另一只刻著‘Louis Napoléon Eugénie(路易·拿破侖、歐仁妮)”。

1931年3月10日貝斯伯勒伯爵在被任命為加拿大總督之際,為妻子羅貝爾特·德·內夫麗茲訂購了這頂冠冕。冠冕圍繞中央12克拉的馬眼形切割鉆石而設計。鉆石成為弧形的焦點,表現出裝飾藝術風格的經典簡約線條。在此十年前,伯爵夫人收到的結婚禮物也是由CHAUMET精心打造。

1937年,貝斯伯勒伯爵夫人將這頂冠冕借給了美國大使約瑟夫·肯尼迪的夫人。羅斯·肯尼迪夫人曾在回憶錄中談及這段往事:“參加此類儀式我必須戴頭飾,可是我卻沒有。來到英國之前,我從來沒有考慮過有此需求。新朋友貝斯伯勒夫人把她的頭飾借給我,這是個完全正確的選擇,因為這頂冠冕的確是最華麗耀眼的,它很適合那樣的場合。”大約四十年后,她依稀記得戴上這件冠冕后令人心潮澎湃的時刻:“在那個令人難忘的夜晚來臨前,我已經做好了發型,就等著佩戴這頂冠冕…從莫利紐斯來的人檢查著細節,并以適當的角度固定住,而我有點手足無措。發型師在那兒把冠冕戴在我精心打造的頭飾上…一切完成后,我走進我丈夫的房間,向他展示戴上冠冕的我是多么的優雅…姑娘們和我一樣興奮,甚至比我更興奮。四周越來越多的人發出驚嘆。然后我下樓去孩子們看,他們也同驚呆了。”(《回憶時分》,1974 年)當約瑟夫·肯尼迪以美國大使的身份出現在圣詹姆斯法院時,他的妻子羅斯·伊麗莎白·菲茨杰拉德·肯尼迪以這件冠冕伴身出席,驚艷四座,冠冕璀璨奪目,令人過目不忘。

佩恩·惠特妮夫人的“羽翼”冠冕 約瑟夫·尚美(Joseph Chaumet)1910年 

鉑金、鉆石與琺瑯 

尚美巴黎CHAUMET藏品

這對“羽翼”冠冕是美好年代的一種極為大膽的主題,鑲嵌了566 顆鉆石及708 顆玫瑰式切割鉆石,須加上框架作為冠冕佩戴。它們的主人是佩恩·惠特尼夫人(Mrs Payne Whitney),原名葛楚徳·萬徳比特(Gertrude Vanderbilt)。她熱愛珠寶,大力支持文化藝術,曾師從羅丹,是Vogue雜志以及惠特尼美國藝術博物館的創始人。她是CHAUMET在“美好時代”美國富豪顧客的代表。她是美國20世紀初最具影響力的人物之一。

20世紀初期,正是歐洲現代藝術勃興的時期,然而美國的藝術是相當保守而且崇歐。1929年,收藏了近700件美國現代藝術作品的惠特尼夫人,先后被大都會美術館和紐約現代藝術館以“美國的現代藝術沒有收藏的價值”為理由,拒之門外。于是,惠特尼夫人決心自己開辦一個美術館。惠特尼博物館的成立,打破了美國藝術的保守情況。美術館的收藏以保存最有價值的美國20世紀藝術聞名,為世界提供了一個了解20世紀初期美國藝術全面而透徹的平臺。如今,惠特尼博物館已經成為紐約十大美術館之一。

惠特尼夫人的名字已深深烙印在美國美術館發展史上,她對藝術的熱愛與CHAUMET不謀而合,因為CHAUMET的歷史不僅僅是一段珠寶發展的歷史,更是一段十八世紀以來藝術風潮演變的歷史:古典主義、自然主義、浪漫主義、裝飾藝術、簡約主義、超現實主義……也正是CHAUMET,真正將冠冕制作工藝提升到了藝術的高度。想必這也是惠特尼夫人為這件CHAUMET“羽翼”冠冕而鐘情的原因。

史海拾珍,這些珍貴值得追憶可待考究的歷史,令CHAUMET尚美巴黎名副其實站上經典極致之巔,高貴奢華早已融入其血液之中,低調內斂、不宣于外。CHAUMET因加冕華麗誕生,卻在近兩個半世紀里任由風云變幻而初心不改,始終低調內斂、專注創作,與眾不同而歷久彌新,秉承和延續了品牌的貴族氣質和精神。褪去神圣的皇室鉛華,憑借極富內涵的巴黎格調與飽含情感的獨特設計,CHAUMET在今天依舊被全球王室名流、藝術精英與明星眷侶們視為卓越品位的象征。(圖/文 珠寶之家 Echo)

 

原文來源/http://www.xbiao.com/fashion/Chaumet/3957.html

珠寶行業機構

戰略合作伙伴

合 作 院 校

三级性生活片